吴大狗

完全没有craig正脸的crenny,都是上课摸鱼

只是觉得rolling girl这歌贼适合kenny

p3、4有参考

【双波】The Answer

steven universe AU,自娱自乐向
世界观基本是SU的,有私设
人物是TFP的,可能夹杂一点idw
主双波,MOP、千救、飞茜也许有
双波是双向暗恋嘿嘿

小科普:

每个TF都拥有一颗宝石,宝石镶嵌在机体的表面,相当于本体,宝石不碎则不会真正回归火种源

有的宝石可以操控元素,例如青金石可以操纵水,蓝宝石可以控制冰

所有宝石的用途是生来就注定的

off color:不知道怎样翻译比较准确,总之是颜色或者形态不符合常规的宝石,能力会出现变异,一般是不好的变异,off color的宝石会立即被销毁

融合(fuse):宝石们物理形态和精神上的融合,宝石间能否融合取决于宝石之间的关系。母星上是不接受不同种类宝石间的融合的。相同种类宝石的融合只会让宝石的体型变得更大,不同种类宝石的融合会产生新种类的宝石,融合后的宝石是一个独立的个体

钻石:宝石的统治者,最强大的宝石
珍珠:容貌美丽,身体纤长瘦弱,是身份高贵的宝石的扈从,战斗力低下(大概因为莫氏硬度很低)
蓝宝石:地位很高,有预见未来的能力
玛瑙:原作对此宝石描写不多,作用是领导之类的
紫晶:石英类的宝石身体高大,基本都是战士

私设部分:

火种源赋予TF火种,各个殖民地上的宝宝基地(kindergarten)赋予TF肉体

地球是白钻(床总)的殖民地。

钻石们并不是一起统治塞伯坦和殖民地,不同的钻石派系之间的斗争从未停止过,钻石们为了资源不停的挑起一场又一场的战争

TF们有自己的名字,而不是像原作一样直接称呼宝石名称,关系比较亲密的TF才会互相称呼名字

TF们的物理形态并不是原作中光的投影,而是实实在在的金属,有感觉,会受伤。宝石的作用是维系物理形态,火种相当于灵魂,当TF的物理形态被毁灭,只要宝石没有损毁,TF的机体会从宝石中“生长”出来,但需要极其长的一段时间,这段时间中,火种附着在宝石上。

TF们变形依靠的是宝石,在本文中TF们没有变形齿轮这个器官。

蓝宝石(声波)与红玛瑙(震荡波)的融合体是尖晶石,尖晶石的名字暂定为以太波(Etherwave)

宝石也是由代码组成的,储存了有关TF的状态信息,比如对震荡波的具五刑和皮影戏是通过修改宝石的代码而不是对机体做手脚而完成的

大概就是这么多,以后想起来其他设定还会补充

接下来是正文

PART.1

  声波正要向黄钻陛下报告他所看见的未来,他能透过帘幕隐隐看见黄钻陛下高大的身影,还有低头站在一旁的珍珠。震荡波领着一小队紫晶站在轿子的外面,场面是如此的静默,他们都在等着声波报出令他们欣喜的消息。

  原本站立在一旁的震荡波突然一个趔趄,声波知道这是他麾下的紫晶们的打打闹闹而无意间撞到他的,而且他也知道震荡波的胸部装甲将会撞到他的头雕。声波没有尝试避开,因为他明白这是注定要发生的未来。

  “抱歉,蓝宝石。”

  声波点点头,算是回应。他将自己与震荡波难得的对话在芯里反复回放,此刻他不想费芯去看那些该死的未来,他想听震荡波和他说话。

  但声波有他的工作。他走进轿子,半跪着用合成音对他的统治者陈述自己所看到的未来。

  “大约——0.75赛时后——白钻军——袭击——”

  “七十个宝石的——物理形态——消灭——”

  “包括——半数紫晶——战士——和——我——”

  “白钻——被包围——战争——结束——”

  黄钻赞许的点了点头,挥手示意他出去。

  “谢谢你,蓝宝石,这就是我所需要的全部。”

  声波起身,鞠躬,缓步走到轿子外,和震荡波并肩站在一起。

  “地球——很美——想要看更多——”

  “若你愿意,我可以陪同,我们还有很多时间。”

  “想法——很好——但不会——发生——”

  声波也想和震荡波一起,无论是看些地球景色还是做些别的什么,只要能和震荡波呆在一块。但命运让他的身体被利刃刺穿,让他回到母星,在黑暗与静默中等待他的肉体复活。

  白钻军队果然如约而至。声波扭过头,他漆黑面甲下的嘴唇扬起,对震荡波说:

  “母星上——期望——与你再见——红玛瑙。”

  声波清楚,这是他能和震荡波说的最后一句话。在他很久以前因为好奇而窥探过的遥远未来里没有震荡波。声波会回到母星,因为政治原因与某个显贵缔结火种链接,那未来辉煌,宏大,但是没有震荡波。

  白钻和他的珍珠扈从站在军队的最前端挥舞着刀剑,他们毁灭一个又一个宝石,白钻驱动融合炮像是挥舞死神的镰刀,黄钻的临时行宫内满是飞溅的能量液和残破的躯壳,尖叫和哀嚎四处响起,黄钻在他的轿子里低垂着头,等待属于他的胜利。

  震荡波转动光镜,他看见白钻的珍珠站在声波的面前,他缓缓举起手中的利刃,而声波的面甲一片平静,只有声波自己知道他在看震荡波,他尝试把他面前的一切,震荡波,燃烧的背景,尖叫,炮火的光芒刻进他的记忆扇区里,以便在他漫长到几乎无穷的生命里反复咀嚼,他明白,这样的画面以后再也不会有了。

  声波唯独忽略了那珍珠手中挥动的剑,他沉默的接受自己的命运,等待那一刻的剧痛和眼前的黑暗。他有点分不清了,这是中央处理器播放的预言画面还是正在发生的现实,他不知道。声波的视野里只剩下装甲被火光映成金红色的震荡波,还有他身后无边的云海。

  但震荡波不是声波,他不能坐视声波“接受”他的预言。他不想看着声波的机体在他面前破碎,他不愿接受,不愿相信,他以不符合塞伯坦坦克的速度扑向声波,想把他从刀刃的阴影下解救出来。

  一切就那么发生了,声波没有预言到,震荡波也不知道。在他们的手触碰到的那一刻,震荡波和声波突然就不存在了,一个全新的TF站在原地。他有高大的身材和三只光镜。他看着自己双手上的两颗宝石,似乎是不敢相信自己的降临,他的火种舱中跳动着一颗全新的火种,又像声波又像震荡波。白钻军团似乎也为声波和震荡波的融合感到惊讶,白钻估摸着局势不太对而下令撤退,黄钻统领的宝石们团团围绕着以太波,以太波在困惑和震惊下解除了融合。声波呆滞的跌坐在地上,震荡波把他拉起来。声波长久以来冷漠而坚硬的外壳出现了裂缝,他脑海中从未出错的未来也背叛了他。

  “恶心!”

  “难以置信!”

  “怎么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围绕着声波和震荡波的宝石们满脸厌恶的发表评论,直到黄钻恼怒的声音传来,他们才颤抖着噤声。

  “蓝宝石,这和你告诉我的不一样。”

  “陛下,这都是我的错,都是因为我——”

  震荡波站了出来,震荡波在他面前,震荡波在为他辩护。

  声波处在当机的边缘,他发不出声音。他的中央处理器一片杂音,主界面弹出一连串的报错窗口,无数的画面交缠在一起,世界在旋转着融化,只有震荡波的背影是清晰的。

  “这当然是因为你。”黄钻说道。

  “你怎敢对我的蓝宝石做出这种事情?”

  “我要你的宝石被打碎。”

  “是的,陛下。我会因为我的错误得到惩罚。”

  震荡波的声音没有起伏,语气里也没有恐惧。

  但声波感到恐惧,震荡波因为自己要被打碎了。此刻他第一次感受到看不清未来的痛苦。但他不能让震荡波死。他拉起震荡波的手冲破人群的包围,他不知道要逃到哪里去,没有未来的画面指引他了,但他要震荡波活下来。他牵着震荡波的手毫不犹豫的从黄钻几千米高的临时行宫上跳了下去,他变形成载具形态,载着震荡波想要飞向天边的云霞。

  不知道过了多久,声波和震荡波终于降落到了地面,对从未踏出过母星土地的声波,地面的草皮,天空中流动的行云,从远方传来的怪异声响都是新奇的。声波从未预见过这样的画面。他从前能看清楚未来中的每个细节,包括地面的反光和身边TF装甲的接缝。但向来清晰直白的未来在他的头脑中碎成一片一片,无数的画面交织在一起,有那么多的选择,那么多的结果,像是一个又一个的岔路口。他感到困惑,感到迷惘,他的脚下结冰了。

  震荡波来回踱着步子,似乎是对声波的行为感到疑惑。

  “为什么要干出这么不合逻辑的行为?我们需要想办法把你送回到那上面去,蓝宝石。”

  “他们——会——打碎——你——”

  “那不重要,会有新的玛瑙填补我的空缺。但你的战略地位是无可替代的,你对黄钻陛下的用处远大于我。”

  那些堆积已久的乌云终于开始下起了雨。淅淅沥沥的声音回响在地球的夜晚。

  “总之我们需要先找个地方避免你生锈。”

  震荡波抱起中央处理器一片混乱的声波,四处寻找可以躲雨的地方。终于,他在森林中找到了一处山洞,他将因为过度思考而过热的声波安置好,四处寻找可以用来照明的材料。

  “震荡波。”

  震荡波不知道还有谁会呼唤他的名字,他恍惚了一下,发现是声波。声波在用自己的声音称呼他的名字。他险些没反应过来,那声音清澈,温柔,与声波平日使用的合成音相差太远。震荡波回过头来,看到声波收起了他的面甲。

  那是一张多么好看的脸啊,震荡波愿意为此将自己的火种扯出来献给他。

  “谢谢。”

  震荡波全身上下的散热系统开始运转——他的脚下着火了。

  意识到自己看起来有多么愚蠢,震荡波踩灭了火苗,用木柴生了一堆火,他坐在声波的对面,看着声波灿金色的光镜。

  “我是个失职的玛瑙,我需要想办法拯救你。”

  “你已经拯救了我。”

  声波向震荡波微笑,震荡波的火种一阵悸动。

  震荡波确实将声波从那些按部就班的日子里扯了出来。将他从那些注定的,令人生厌的未来里拯救了出来。他与震荡波在一个完全陌生的星球上逃亡,他们将一起面对很多很多个未知的明天。

  这使声波充满了决心。

  他们沉默着对视了很久,外面的雨终于停了下来。声波和震荡波走出有点狭窄的洞穴,面对着向他们扑来的一个全新的世界。这里有自存在以来就只在母星与黄钻的临时行宫间往返的声波从未见过的许多事物,声波并非冷漠无情,强大的感知能力使他敏感且感情丰富,但作为称职的情报官,他只能用沉默和面甲将自己和外界隔离开来。此刻,他将自己的情绪毫无保留的袒露在震荡波面前,震荡波能给他逻辑难以解释的安芯。

  他和震荡波坐在草地上仰视地球无边的夜晚,有人通过通讯频道传输给他一个文件,震荡波轻咳一声,对他说:

  “我的一个未命名扇区里总是冒出这样的文件,尤其是遇到你的时候。我无法将他们解码,你是个非常优秀的情报官,我相信你可以解决这个。”

  声波查看了文件之后,发现解码对他而言非常简单,震荡波却永远也不可能明白这串代码的含义,因为只要用逻辑模块对其进行最简单的处理,就可以发现文件的内容是满到要溢出来的爱意。

  “震荡波。。。我想,我们再融合一遍?”

  震荡波起身将声波牵起来,他和声波在跳舞,温柔的星光透过枝叶的缝隙撒下来,成群的萤火虫从溪流的水面上缓缓升起。他听见声波在轻轻的哼歌。他们手心的宝石碰在一起——他们变成了以太波。

  “我回来了。”

  他感受着拥有三只光镜的新奇感觉,他像幼生体一样走得摇摇晃晃的,他摔了一跤,抬起头后看到的是白钻和他的珍珠侍从。

  “不要伤害他!不要伤害。。。我?”

  “我们不是故意要融合的,好吧虽然这次是故意的。。。我们马上就解除融合。”

  “不用了,保持这样就很好。”

  “我是震天威,这是我的珍珠奥利安。”

  “若黄钻不愿接受你们,白钻军团将是所有拥有自由意志的宝石的庇护者。你可以成为任何你愿意成为的角色。”

  以太波抬头看着高大的震天威和曾试图毁灭声波的奥利安,他的芯里乱成一团,预见到的未来也是杂乱的画面。

  “白钻大人,我不知道我究竟是什么,他们为什么要选择融合,我为什么会在这里。。。我不明白。”

  震天威牵起奥利安的手,奥利安微笑着对他说:

  “你自己就是一切的答案。”

  TBC

很想打END啊啊啊,本来是想当大长篇写的,写完双波部分就感觉身体被掏空了😭😭😭

【双波】群星为你坠落

我又来产粮了,文笔超烂
TFP为什么要完结我想看他们就这样一直打打闹闹下去😭

part.2

  声波现在是他的火种伴侣了,这有些不合逻辑。他考虑过和霸天虎中的人结为火伴的合理性,声波虽占了最优先级,但他从没想过原来他和声波彼此欣赏。他才明白声波并不是全然冷静的,来自声波的细小感情不停的传进他的中央处理器,让他能够推测那黑色面甲下的表情。

  思考声波和有关他的一切耗费了一些运行内存,而且那些感情文件又泉涌似的冒了出来,声波在工作,他不能现在就让声波帮他解码,即使他想知道答案。他干脆停下了手中的工作,专芯分析通过火种链接传递过来的波动。

  【工作时间——思考——感情问题——不合逻辑——】

  是声波通过他们的专用通讯频道向他发话。他的火种微微一震,那些文件从未命名扇区不停冒了出来,震荡波的逻辑模块有点过热,他不知道该回些什么话,于是他保持着沉默。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

  【不合逻辑,你无法读取我的思想。】

  【还有——两个赛时——工作结束——】

  【再次——休息室——邀请——】

  【答应,符合逻辑。】

  他其实很想听声波用自己的声音对他说话,说什么都好。

  那晚,他在声波金色的光镜里看到了悠长的回忆和遥远的未来,摇晃的星海在声波的眼里苏醒,他嘴唇的线条像是展翅的白鹤,一丝海面上的清风。他不曾留意过的世界随着声波向他走来的脚步而展开,凝固的形象开始跳动,黑白的画面有了色彩,日月循环,回忆的潮水涨落,他所不知道的万千柔情在他的管线中再一次涌动。

  他在今后的四百万年里一直没能知道声波想要对他说什么,飞过山和阿尔西闯进了他的实验室。随后他躺在任何力量都无法与其寂静抗衡的黑暗里,发声器中传来一声微不可闻的叹息。

【TFP震声】夜间日常

清水小甜饼,背景是大波把小波从暗影空间里捞了出来大家一起重建塞伯坦,名词依旧胡编乱造。不觉得只在大波面前袒露感情的小波很可爱吗XD

  纵使震荡波曾是霸天虎首席科学官,也不是什么事他都可以做到尽善尽美的。比如声波要求的机体改造,为顾全肢体的灵活性和坚韧度,震荡波只好牺牲一些循环系统的管线来达到声波的改造要求,结果是每当温度过低时声波的手指总是会不太听使唤,虽然这弊端要等低于零下120度才能真正显现出来,在稍冷一点的时候也就只是会带来一些感官上的不悦罢了,而且即使是塞伯坦最寒冷的严冬也不会有这样的温度。

  就算这是个不足挂齿的小问题,震荡波还是感受到了来自火伴的不悦芯情。他的声波是个工作狂人,即使到了休息时间也要用自己的私人电脑处理工作。他望着坐在怀里,手指仍在键盘上敲敲打打的声波,可以明确的感受到来自声波情绪立场的不悦粒子。于是他驱动背后的核反应堆为左手的炮管预热,搁在了声波盘着的腿上。

  “如果感到因过低温度而不适,可以将手放在我的手炮上。请放心,不会走火。”

  声波平常只用触手摄入能量,与震荡波独处时便会打开面甲去真正意义上的食用能量。震荡波望着声波嘴角的碎屑,轻咳一声补充到:

  “另外,在充电床上工作符合逻辑,但将装能量糖的盘子摆在充电床上是不合逻辑的,碎屑难以清理。令回路中糖含量过高会影响机体功能,不合逻辑。”

  声波回头看着他巨大的红色光镜,轻笑着回答

  “知道啦,震荡波爸爸。”

  END

【震声】群星为你坠落

食粮一时爽,产粮火葬场
TFP背景,混一点IDW,时间是大波刚刚加入霸天虎,有些许私设。应该算是糖了。第一次写文贡献给双波。
有拆预警,不知道会不会被河蟹,肉炖得很柴,名词基本靠瞎扯,不要抱太大希望。

  一个报错弹窗吸引了震荡波的注意力。

  那来自盘内的一个未命名扇区,即使很久不使用,那里还是会没完没了的产生震荡波无法解码的文件,尤其是在见到情报官的时候,这些乱码文件的产生速度堪比红蜘蛛的鬼点子。震荡波在芯里明白,那些文件得交给他很久以前就被剪除的情感模块处理,他也不是没有想过要删除它们,但议员震荡波似乎对自己的感情问题非常上芯,对这些文件进行删除需要极高的权限,而耗费时下正紧张的能量去获取这些权限是不合逻辑的,所以震荡波的硬盘清理计划被无限期的搁置了。

  而报错弹窗提示他他的硬盘要被这些无法解码而堆积的文件给挤爆了。震荡波只好停下手中的工作,准备回到自己的休息室用私人电脑处理这个问题。他忙着点掉视野内的报错弹窗,直到听到从自己的胸甲上传来了清脆的金属撞击声,他低下头,凝视着霸天虎情报官漆黑的面甲。

  不合逻辑。震荡波芯想。声波不可能看见这么大的目标而不进行避让,就算情报官今天光学镜出了点问题,他也没理由听不见自己的脚步声。他正用逻辑思考着,疯狂弹出的报错窗口却不给他这个时间,散热风扇生出的嗡鸣在走道内回响。

  他用所剩不多的运行内存接通了声波的通讯请求,用过热的中央处理器分析他所说的每一个字,他的硬盘快要因为那些源源不绝的文件而烧坏了。

  【请求:帮助——?】

  【在这样的情况下接受帮助是合理的。】

  其实这并没有那么合理,他不该这么信任这个时常融入背景的黑暗,总是保持沉默的情报官。但他芯怀没由来的逻辑,将那些文件传输给了声波。

  【收到——请在0.65循环——后来询问——结果——】

  不给他回答的机会,声波便朝着相反的方向离开了。

  震荡波回到休息室,赶在中央处理器卡死之前删去了那些乱码文件后就又投入了紧张的工作——最近威震天的要求很高,他的私人休息时间缩短了很多。所以当他接到去声波的私人休息室的邀请时,震荡波仍然泡在实验室里赶着进度。

  面对邀请,震荡波少有的出现了迟疑,不合逻辑占满了他的思考模块,而那些乱码文件又在不停的往外冒,但他还是答应了这邀请,为了那些今天传输给声波的文件。

  他在思考,在听自己的脚步声在金属墙壁上荡起的回音。当声波休息室的大门为他打开,他看见声波的触手敲了敲他的胸甲,接着连接上了他腹侧的传输槽,那些经过解码的情感文件被声波贴芯的转换成了他的逻辑思考所能够理解运用的格式,而且所占的内存空间也成几何倍数的减小了。中央处理器还没来得及一一检索这些已经解码的文件,震荡波就听见了一声轻微的金属卡扣滑动的声音,接着他的光学镜接收到的是声波的前置挡板和后置挡板从他纤细的原生机体上滑落的画面,然后两块金属板与地板碰撞的清脆响声传进了他的音频接收器。

  更多的文件从震荡波的未命名扇区冒出,他的思考模块低低重复着不合逻辑。震荡波花了几塞秒对刚刚声波传输给他的文件进行了阅读,最后他望着安静的坐在充电床上的声波,评价道:

  “符合逻辑。”

  他走近声波,情报官随着他的动作缓缓躺下,他尖锐的指爪轻轻摩挲着声波纤薄的机翼,从肘部的关节一路向下,最后停在了声波似乎一握就碎的纤细手指上,他以不符合塞伯坦重坦的轻柔力度握住了那些微凉的,没有任何反应的手指。他的光学镜聚焦在情报官漆黑的面甲下,却只看到自己猩红光学镜的倒影。震荡波的另一只手顺着声波的胸部一路向下,抚过机体上蜿蜒的发光纹路。声波还是没有发出声音,甚至都没有动,连他的散热风扇也像他本人那样安静,但从保护叶片中渗出的湿润液体早就出卖了他,震荡波摘下前置挡板,将自己早已增压的输出管慢慢推进声波的接口。

  他感受到了声波的颤抖,他接口的收缩以及更多润滑液体的渗出。输出管前进时发出了粘腻的声音,缓慢的碾过一个又一个微微凸起的感觉节点,为声波的机体带来一阵阵的痉挛,塞伯坦坦克和轻巧的捕食者无人机的对接面板显然并不适配,他的手可以摸到声波腹部因为自己的输出管而造成的凸起,这让他的输出管再一次的增压。当他顶到次级油箱狭窄的入口时,他可以确定声波的手在那一瞬间握紧了。

  他缓慢的进出了几次,确定不会对声波的机体造成太大的物理损害之后就放大了自己的动作,休息室中只剩下金属装甲刮擦的声音和淫靡的水声,还有震荡波低沉的喘息,声波一言不发,却也沉浸在了这次对接中,他扭动着腰,似乎在祈求更多,震荡波看不透情报官的面甲下有着什么样的表情,他用空闲的手去照顾声波的输出管,同时加快了冲刺的频率,感受两具机体温度的缓慢上升。他可以预见到声波即将来临的过载,但作为续航能力惊人的塞伯坦坦克,他确定他可以把声波干到下线好几次。

  他将声波一把捞了起来,让他坐在自己的输出管上,声波的接口突然绞紧了,握住自己的手也更加用力。输出管以更重的力度顶着次级油箱的入口,摩擦感觉节点带来了更大的快感,声波的机体温度一路飙升,直到他的散热系统全力运转到发出轻微的声响。

  他要过载了。震荡波芯想。

  但也总有震荡波预料不到的事情,他听见咔哒一声脆响,声波的胸甲和他的面甲一同打开了,露出了火种舱和他清秀漂亮的脸。

  “都是。。。你的。”

  那是连威震天都没有听过的,不曾加工修饰过的声波原本的音色,那声音清脆,悠远,像是塞伯坦战前蔚蓝高远的穹天,令震荡波想起那些遥远而明朗的日子。

END或TBC

再次祈祷不要被河蟹

收本

占tag致歉(┯_┯)
有没有人出冰霜太太的热望???入坑晚伤不起,放暑假回家的时候已经完售了( p_q)
价格可以商量
谢谢愿意出本的小仙女